求福与求道,佛教圈子修行贤者见闻记

求福与求道,佛教圈子修行贤者见闻记


 



求福与求道,佛教圈子修行贤者见闻记

文/倾莲池


藏传圈子的实修派


在藏传佛教圈子,说实话,我接触也不是很多。但是所在的阿秋法王心子慈成加参仁波切的共修组中,我感觉到上师的慈悲,以心性实修为主,金刚师兄们也关系很融洽,每次共修打坐,皆以发菩提心和修持加行,大圆满法为主。言谈之间也多是见性解脱等心地事。平常的活动则有各种放生、挂经幡等积累福报资粮的活动。


太原赵居士

其中,有极个别根基猛厉的,是见到了佛性,也就是证悟了空性。如赵居士,她是以前听慧律法师讲楞严经视频,听到佛给阿难讲闻性不灭时,她当下悟入,自此方知什么是真正的修行,并更精进修持定力,随时安住于空性。我曾就金刚经和心经中的疑惑向她请教,她马上给予精辟的回答。有次共修八大吉祥颂,她说,念诵很多不同刹土的佛号,我们的本性和诸佛菩萨一样,遍及十方刹土。

后来上师仁波切来五台山,赵居士座下闻法时,眼前的世界消失,整个五台山,遍是恒河沙一般的上师庄严相。上师召见了她,认可了她的修行。

我那时和她讨论了很多问题,她说想开悟多读金刚经,楞严经,时机成熟自然悟入。而她的神奇经历就多了,如诵大悲咒49遍,能一念不生而明明了了。或者睡觉时整夜都有正念觉知,或者她见自身头部光芒广大……


2.迟师兄

我其实应称他为老师,他学藏密资历很老,几十年,是实修派的。关键是他修拙火有成,能任意生起拙火,对那洛六法等大手印修法,非常精通。迟师兄有时跟我提及一些拙火、梦观,或者生圆次第等法的极为珍贵秘密的诀窍,没有一句废话,都是直接指向解脱成就的。这些在很多上师,是不轻传。比如修本尊,如何生起拙火,中阴时成就本尊身,如何往生本尊净土,如何究竟解脱……


3.阿明师兄

阿明师兄入藏多年,宿缘殊胜,曾在多位大师座下亲聆法音,如以丹贝旺旭仁波切为根本上师,特尼仁波切认可他为其所掘伏藏的法主,帮阿知仁波切翻译法本……阿明师兄的博客,多是大手印大圆满的法要,这也是他的行持,以证悟为根本,他自言对求财等事业法不感冒。


还有其他师兄,因为名声太大,在此就不着墨了。


空谈派


这里写的空谈是指修行在表面事相上功夫,没有深入到密法最核心的心性教法。因此,不管说四加行做得多精进,如果落于形式,这与无解脱无关。


如以前认识的一位师兄,见过很多大德,如法王如意宝,江贡活佛,阿秋法王,也从中受过法要,接受灌顶无数。上次他和我联系说几个月前炒股失败了,我说我做坚牢地神火供增财很明显,于是他说很好,跟我学学。我一时无语,修了几十年的老修行,常跟我强调四加行的重要性,但在修行上仍在迷失,仍辗转在藏密、唐密、周易之中


另一位,老修行,喜欢高谈阔论,跑灌顶,对很多法脉如数家珍,滔滔不绝,对活佛有着极度的狂热崇拜之情。后来,我发现其对求财法多有兴趣,这对初学者没什么,对老修行就有问题,且我执习气不浅,我也逐渐远离他。这令人叹息,修了几十年,得皮毛而增我慢……


我要说一下,我博客里有写到很多求财法,是因为


见很多初学者资粮不具,需要积累资粮,还有一个原因是我自己是年轻人。像坚牢地神法,有的师兄看了之后去实修,各种感应加持不断。只是有的反应比较慢。而且,接触一些想通过佛法求财的师兄,我一开始便知道其求财的结果,但是不好意思说出口而已。很多事,成与不成,一开始便知。在这我只能说一句实话:不论是地藏法、毗沙门天王法、坚牢地神法、大黑天法、大吉祥天女法、散脂大将、宝贤大将……都是非常殊胜的妙法,但你得有受持这些法的福报。否则是修不下去的,要么自心怀疑不信,心浮气躁,要么违缘重重,半途而废,难以相应。



但是正如一位修行很好的老奶奶所说,修道不求财,求财障道。据我观察,不论是汉传藏传,真想了生死的,对财法不感冒。上次韩阿姨告诉我,他们那边很多真修行人,想了生死的,所以那里修行好的人很多,有神通力帮众生的也不少。见你们那边,供财神特别多。

别条件反射地喷神通不好,当心清净、细腻、定力增强,自然有神通。有些人云亦云一谈神通就说小术,我说你厉害你显个神通给我看看,当别人病苦,不信佛时,具神通的居士能当场解决,没有的,只能在那里废口舌,别人也不信。因此宣化上人不反对神通,他说怕你显不出来。


当年阿明师兄因和他的上师关系很好而被心怀叵测的师兄嫉妒,诽谤中伤,这种事他遇到不少。后来我跟一位师兄说,他说这种人到处都有。上次有师兄也提及,他们青海那边,两家寺院的护法居士们敌对,互相攻击对方,互相下邪术斗法,想致对方于死地。这不是编故事,而是实实在在的事。


这个末法时代,我慨叹佛门也有江湖,也有不良之辈。如何做?佛的经典还在,也有成就的大德在。但是关键还是自己如法修持。阿明师兄屡次批驳上师万能论,以及一些人对上师的无比狂热。我上次和他讨论一个问题,某著名仁波切为什么会死于车祸?汉地连老太婆都可以念大悲咒在车祸中幸存下来,证悟的上师却在其中遇难。

他说这很正常,藏区不少见。上师不是万能的,涉及修持和业力的博弈,且能证得究竟的也是极少有。关于高僧大德、活佛生病遇难,一般有些人会认为是替众生背业或者示现无常,但我认为这是极少数。曾在冯达庵阿阇梨的著作《心经广义》中,见有提及证我空者,能重罪轻报,直到证法空,才能一切厄难不受,自在无碍。很多高僧大德,如安世高,能预知自己的宿主来追命,但避不了,所以安然受报。因为证悟的深浅不同,对于宿业,则是有能避过有不能。因此别以为成就者,就和佛一样究竟圆满。凡夫诵经,则靠诸天护法的加持,但是若定业也是很难。


即使是开悟的成就者,仍要破除如尘沙惑,无明惑,仍有妄执余习,所以佛涅槃时提出了:以法为师,以戒为师,依法不以人。这非同小可。纵观佛教史,很多大德互相攻击,但他们好像都是成就了的,为什么?余习未了,故意示现的除外。又比如2012年那时,某位大德所说的世界末日,引得很多弟子人心惶惶,有的囤积了很多食物,到深山老林去。总之这些言论本非大德所说,他说出来了,我们不能说他没有实修或没有成就。只是,因为修持有深浅,习气和妄执依然会影响到他。


 

总之,末法时代,种种乱相,特别是那些斗法下邪术的居士,从另一个角度看,他们也挺可怜,不能说他们没有修行,而是他们没有找到能调伏心相续的有效方法。不能勤修戒定慧,息灭贪嗔痴,在事相上迷失,也是可悲。比如诵经、礼佛、放生布施都是很好的明理积累资粮的好方法,但是,在心地上,修小乘的四念处,还是大乘的各种三昧,方是断生死烦恼之根本良药。

原文始发于:求福与求道,佛教圈子修行贤者见闻记

留下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